当前位置: 无锡信息前沿首页 >> 家居
不是张瑛、也不是刘芹,那个数落得雷军湿了衬衫的投资人究竟是谁?
发表时间:2021-08-13 15:17:38  阅读:1011   来源:互联网

8月10日晚上,对于小米来说本该是风光的一晚,但却因董事长的一句话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。

雷军在年度演讲时提到,2019年小米股价跌入谷底,与17港元/股的价格相比,接近腰斩。“当时跌到几乎所有人都快崩溃了,甚至有人认为还会跌到4港元/股。”

他说,“那段时间,我特别不愿意见投资者。”但有个投资者执意要见雷军,而且刚见面就毫不客气地指责:“你们怎么让我赔了这么多钱,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怎么干的?”从战略到产品再到管理,这位投资人把雷军像小学生一样数落了一个多小时。

当时,雷军的衬衣都湿透了。投资人走后,他一个人在会议室里坐了很久。那一刻,雷军感到特别绝望。

投资人给的是真金白银,被投方价值的波动自然也会影响到投资人身价。这位训了雷军一个多小时的神秘投资人究竟何人?他是已经套现离场了,还是继续陪着小米从谷底又走向巅峰?

野马财经通过多方了解,这是一位机构投资者的主要负责人,但不是张瑛、也不是刘芹

今年1月,小米股价相比IPO发行价翻倍,截至8月12日闭市,也有26.3港元/股,市值6598亿港元。

1

马云妻子数落雷军一小时?

就在雷军演讲的当晚,雷锋网创始人林军在社交媒体上透露,把雷老板批评得衬衫都湿了的,是阿里的M10,马云的妻子张瑛。

雷军在朋友圈辟谣:“我跟张瑛是朋友,昨晚演讲中的投资话题跟她没关系。网上传闻都是谣言。”紧接着,小米集团的官方微信公号也将演讲内容里的“她”改为了“他”。而财视传媒向马云求证,马云回应:“我们马上报案!”

作为马云的妻子,张瑛的名字并不常见诸于报端,但她在阿里巴巴的崛起中扮演着重要角色。 张瑛是当年阿里巴巴的十八位创始人之一,工号是02号,历任人事部经理、阿里巴巴中国事业部总经理,直到2004年,张瑛从阿里巴巴卸任

据悉,退出阿里后,张瑛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,她的主要精力放在打理家庭财富上。这也是为何外界猜测张瑛就是雷军口中的投资人。

随着小米集团的官方微信公号也将演讲内容里的“她”改为了“他”,吃瓜群众将目光转向了晨兴资本刘芹。因为晨兴资本是小米最早的投资人,而且在小米股价回暖后迅速退出,以他俩的关系,才有可能敢数落雷军,让他“湿了衬衫”。

对此,小米内部人士向野马财经明确否认,“不是刘芹”。他说:“雷军演讲里提到的股价低迷被投资人数落一事,并没有指责谁,也没有特别指向谁,这是一个群像,不特指任何人和机构,雷军仅仅是拿这个事来鞭策自己,没想到有好事者对号入座。毕竟当时股价低,大家都在承受压力,都可以理解的。

从记载小米创业史的《一往无前》一书看,刘芹与雷军早在2003年即相识,当时刘芹不过29岁,担任晨星资本投资经理也不过3年,这位年轻的投资经理第一次见雷军时候,还有些许紧张,但雷军为人随和,没有企业家架子,两人相谈甚欢,自此结下了友谊的种子。

2007年,雷军离开金山,转做天使投资,还和刘芹一道连续投出拉卡拉、UCWeb、YY语音、多看阅读等十几个项目。UC创始人俞永福曾表示,“基本上雷军投资成功的几个案子都跟刘芹分享了。”

书中提到,2010年初,刘芹在家中休息时接到了雷军的来电,他有预感,雷军可能要“重出江湖”干一票百亿美元的生意。于是刘芹拿起手机走进书房,他和雷军之间的每一次交谈,时间都不会短,书房里正好有几块备用电池。

一番通宵畅谈后,雷军果真在2010年再次出发,创立小米。当时刘芹立马以500万美金投资小米种子轮,成为其最早投资人。此后小米的数轮融资,均有晨兴资本旗下基金的身影闪现。8 年后,小米成功在港交所敲钟,这也让晨兴资本爆赚百亿美元

晨兴资本(morningside)来头也不小,最早是香港陈启宗、陈乐宗兄弟的家族基金。陈氏家族是香港地产大亨,拥有知名商业地产开发商恒隆地产(0101.HK),其掌门人陈启宗除商界影响力外,亦热衷于社会活动、慈善

晨兴资本早年热衷于投资媒体,也曾经在互联网泡沫时期投资了搜狐、九城等公司,后来引入了石建明、刘芹等职业经理人团队,2008年前后才对外募资成为了开放式基金。2020年,晨星资本更名为五源资本,由刘芹掌舵,担任创始合伙人。

2

还有谁投资了小米?

事实上,当年小米的投资人名单里张瑛并未在列,反倒是马云的名字被雷军特别提到。

小米上市当天,现场氛围非常热烈,这是香港首家同股不同权的公司上市,也是全球第三大规模的科技股IPO,港交所还专门花30万港元定制了一面大锣,现场观礼人数超过了600人。

这其中除了晨兴资本刘芹,还有不少大佬到场祝贺,有顺丰控股王卫、纪源资本童士豪、启明创投邝子平、阿里俞永福、高通沈劲、金山求伯君和张旋龙、拉卡拉卡孙陶然、凡客陈年、天使投资人蔡文胜、汇丰银行郑海泉、长和集团霍建宁等等

随着这些大佬的亮相,一直非常隐秘的小米投资人也逐渐浮出水面。雷军在现场发言时还提到了马云、马化腾以及李嘉诚,他们认购小米的金额都在1亿元以上。

小米提交给中国证监会的CDR招股书中,也清晰地记录着小米过去8年的融资历程。从2010年到2018年,小米一共进行了六个轮次的融资,合共募集15.8亿美元。

作为小米最早的投资人,晨兴资本旗下的四只基金参与了其A、B、C、E轮融资,而启明创投、IDG资本、顺为资本、淡马锡、DST、高通、厚朴资本、全明星投资基金(精达股份)等旗下基金也都参与了小米早期融资

根据招股书文件,小米集团一共有71个名义股东,其中有以雷军、林斌等为代表的联合创始人11位。也就是说,小米共有 60 个外部投资人。说当年小米是“众星捧月”并无过之。

而这60个外部投资人中有不少与小米集团和雷军关系“暧昧”。比如,小米集团前CFO周受资曾是DST合伙人,DST创始人则是俄国富豪YuriMilner,据称与雷军交情不浅;还有雷军担任董事长的顺为资本;更有多只名称里带着“MI”的基金等。

此外,小米还有7家基石投资者,包括国开行旗下私募基金、天海投资(顺丰控股)、中国移动、中投中财娱乐、招商集团、保利集团和高通,一共认购了5.48亿美元。

上市当天,稳站C位的雷军自信满满,只可惜万众瞩目的小米以破发收场。

“对于IPO来说,破发是一件很难堪的事情。”雷军在年度演讲中回忆道,当时心里特别难受,上市仪式结束后,还有一大堆媒体在门口等着采访,而雷军和其他小米高管都不愿意面对这个局面,于是就和林斌躲到了港交所的一个杂物间里,“然后有一个同事问我们在干什么?我跟林斌很尴尬地笑了笑。”

3

谁跑了,谁还在坚守?

小米在上市首日破发后,此后几个交易日股价小幅上涨,但接下来又是震荡下行,最低时低至 2019 年的 8 港元 / 股,较 17 港元的发行价腰斩,也是在这段时间里,雷军挨了投资人的数落。

根据招股文件,2014年底签署首购股协议的F-1轮,认购价为20.168美元/股,对应估值450亿美元,而2017年8月结束的F-2轮认购价为17.927美元/股,对应估值420亿美元。

450亿美元是小米上市前最高的估值点,按照散户的话来说,认购小米F轮融资份额就是站在山顶。这也意味着,对于参与小米F轮融资和IPO基石投资者来说,事实上2019年大都是处于巨额亏损状态,尤其是没有参与前几轮融资降低综合成本的新投资人。

而参与小米F轮融资的有全明星基金(精达股份)、厚朴资本、高盛、美的集团、诺基亚、印度的塔塔集团、印尼的金光集团等

不过,小米早期的投资人要另当别论,他们不少都赚到了大钱。

小米集团在上市前,晨兴资本在F轮期间让渡部分股份给全明星基金,赚了 1.5 亿美元。在450亿美元最高估值点减持,晨兴资本踩得非常准。在小米上市时,晨兴资本又转让了部分老股,套现百亿港元,此后两年又多次减持。低价买入高价减持,晨兴资本怎么看都是赢家。

2019年1月,小米第一波股份解禁洪峰到来。当时小米解禁的限售股包括7家基石投资者、超过50家机构投资者和4位个人股东持有的股份,数量高达63.1亿股,占总股本的26.85%。

第一家出手的是俄罗斯富豪掌控的DST集团,通过神奇的“转仓”方式将持股比例由9.25%减至4.99%,减仓5.94亿股,价值约60亿港元。低于5%的持股比例后,DST再减持无需公开披露。此时退出,DST无疑获利颇丰,从C轮到E轮均有参与,成本价在从0.4115至3.0732美元之间不等。

DST之后,又有一家机构投资者计划配售2.31亿股普通股,配售价介于9.28港元至9.6港元,价值22.2亿港元。配售文件并未披露这家机构投资者的信息,也就无从得知是谁。

根据小米2020年年报披露,目前小米的前五大股东早也不见到当年投资人的身影。华为因为被美国制裁出货量断崖式下跌,小米迅速填补空白,取代华为完成对苹果的反超。小米的股价也来到34港元/股的历史最高点。在资本市场和市场份额双双兑现承诺,谁还会把雷军再数落一番?

图片推荐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:1709249671 | 老版地图 | 网站地图 | 版权声明

Copyright 2021 版权所有 本网拒绝一切非法行为 欢迎监督举报 如有错误信息 欢迎纠正